首  页   新闻动态   李氏文化   李氏名人   李氏成就   李氏论坛   联系我们  
首页>>李氏文化>>孔祥熙儿女轶事
  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新闻动态
  湖南人口最多姓氏排名 454万人姓…
  开湘状元-李郃
  大陆首富李彦宏和香港首富李嘉诚
  《领湖村李氏宗谱》出版
  清代圣旨现身潍坊或为雍正皇帝亲…
  鹤山桃源镇禄洞村委会李氏祖祠举…
  秦安发现《李氏家谱》孤本
 
 
孔祥熙儿女轶事
  类型:李氏作品 作者:【李白江】 来源:原创a

1987年版《海外星云》精选合订本(第一号)

孔大小姐妙语招亲

       孔令仪是孔祥熙的大女儿。外文名字叫Rousmond.Kung。在上海沪江大学念过书,在读书期间,她爱上了一个圣约翰大学毕业的陈纪恩,情意绵绵,难解难分。终于她向双亲提出来,定要和陈纪恩结婚。不料父母异口同声,拒议婚事。

       孔祥熙对孔令仪说:“陈家不是名门贵族,家业资产,又无权位,门不当,户不对”。

       孔令仪从容不迫,缓缓回答:“说的钱、势、地位吗?我孔府上有的是,爸爸立刻可以解决的。他同我结婚,便是名门贵族了!你们认为缺少的,我实在觉得不希罕。陈纪恩长相好,仪表出众,性情温存。我所需要的是这些。而这些,不论谁有天大本领,也是无法弄得到手的。”

       孔祥熙被顶住了,脸有愠色。孔令仪马上又说了一句:“不管你们同意不同意,反正我下定决心了。”

       孔祥熙于无可奈何中,批给陈纪恩一个中央银行业务局副局长的职位,并以出国考察名义官费留美。后来,这对情人儿在美国结了婚。

       一九四三年,宋霭龄为了追赠大女儿的妆奁,命令财政部直接税署署长高秉坊的妻子负责,要财政部妇女工作队星夜置办了八大箱嫁妆,和从故宫中挑来的一些珍品,派一家专机送往。天不加惠,飞机在重庆珊瑚霸机场起飞不久,焚毁了,人机妆奁俱毁。

       “蟹不到黄河心不死”,八大箱被毁,后又补上了六大箱送去。好事多“磨”,一九四四年,重庆各系日报发泄主人内在的怨恨,趁孔祥熙下台,借此攻讦,孔祥熙被击,只得在政治、经济舞台上全面撤退。

       天知道,孔令仪倒是一个起了重要作用的角色。

 

孔二小姐女扮男装

       宋霭龄的第二位女儿叫孔令俊。她有个外文名字叫:Tennet  Kung,是当年在陪都重庆名噪一时的“孔二小姐”。她过房于宋美龄,是通往半边天的“女士豪杰”。她喜欢打扮,有时打扮得象“散花天女”,有时打扮成可与潘安媲美的男子;有时西装革履,有时穿着绸质长衫、布鞋,手摇纸扇,随带女郎数人,在大马路上踱方步,俨然象几只粉蝶采琼花。她面貌娇俏,习性独特。有时,家中人争论不休,闹得不可开交,她便用响亮的语气:“我要告诉娘娘去”(娘娘,是上海浦东称姨母的地方语)那就是要到宋美龄跟前去告状。

       既然是通半爿天的小姐,上下无忌,挺不卖账。他走进蒋介石的办公室,坐在他的位置上(这位置时常空着的)、乱翻机要文件。有一次,何应钦上呈的一份重要文件,她翻阅了之后,忘记放进原来的文件袋里。何应钦多次催问,蒋介石弄得莫名其妙。后来,才知道是被孔二小姐看了扔在别处了。

       有一次,蒋介石要在重庆储倚门江边汽车轮渡码头过江。恰巧孔二小姐开的汽车也到码头,要先过江。守卫的宪兵拦阻她的汽车。她怒了,竟赏给那宪兵一记耳光,并且撒起娇来。蒋介石的座车开到了,知道原因,便在宪兵面前,对孔令俊训斥,弄得她羞涩万分,板着脸说:“我要告诉娘娘去。”

       她出入官邸,因为有一张“干女儿”的出入证,侍卫不敢惹她。有时到孔祥熙办公室,坐在他的大写字台旁,瞎批公文。恶作剧起来,把那两位连襟的重要来往公文扣住,寻寻开心,她向孔令侃主持的中央信托局运输处,下了一个字条,叫亲信王建才去担任副经理,跳过孔令侃,弄得处中人啼笑皆非!

       一九四五年,宋美龄往访美国总统罗斯福,孔二小姐以“秘书”名义,随干娘同行。她女扮男装,西装革履,短发梳成“飞机头”。到达之后,美国接待人员不知怎样安置才好。

       胜利后,她在上海嘉陵大楼开设了嘉陵企业公司,任总经理,供职财政部的总务司司长边定远担任副总经理,进行各类买卖,特别是跨汇、走私......。四十年代末,她飞往美国。

 

孔大少独行其事

       孔令侃在四十年代中后期的上海金融界,算得上巨子之一。少年得志,皇天后土所使然乎?!

       笔者在那时,由于某种场合,识荆有缘,亦云幸矣!以之,有心植柳,利于成荫。

       孔令侃山西太谷人,为宋霭龄女士长公子,号刚父,外国名字叫David L.K.Kung。一九三二年攻读于上海圣约翰大学。双亲锐意栽植他做个象样的男儿汉,故未到而立之年,登上交通银行代表官股的常务董事长高位;交通银行所有例行的重要公文,一定得由他批签。一九三九年,香港《大公报》在一则趣闻中说:“老子在朝中做宰相,儿子在下称霸王”。上海闻人杜月笙先生那时遇小孔,说:“象你这样年纪轻轻,已经会看公文,按批语,真是不可多得!”小孔含笑回答:“我还在圣约翰大学读一年级的时候,爸爸已经把财政部和中央银行在上海的一部分公事,让我带到课堂里替他批阅了。教授在讲台上讲课,我在课桌下用红铅笔写批语。”

       小孔大学毕业后,在南京财政部任“特种秘书”,因而在宁、沪两地常驾“777”号牌照小汽车,出没人丛。有一天,在部长办公室里,忽然枪声联响。卫士以为有人行刺,连忙冲入,一看,原来是小孔和朋友用手枪射击灯泡,比赛枪法。

       孔令侃对小姨夫十分钦佩,组织了“南兴社”,这“南兴社”便是“纳粹”的译音,称“西欧有个希特勒,东方有个孔大少”,作为“南兴社”的宗旨。在香港,他组织银行界联谊会;他演过英语脚本《西厢记》;主持《财政评论》、《星报》。据说,其时他年约二十六岁上下。

       他还掌握了中央信托局、交通银行、南四行、北四行、小四行,英雄有了用武之地,对部属颐指气使,挥之即去。

       孔大少和宋子文是名正言顺的甥舅关系。一九三八年,宋子文以“全国经济委员会委员长”和“中国银行董事长”名义,在香港德辅道广东银行楼上办公。孔大少在业务来往中毫不卖帐,相互轻蔑。在公文上,孔大少下批“转T.V.”。宋子文在香港有个情妇叫容蓝茜,小孔对她时萌染指之念,不过未闻后文。

       宋霭龄为孔大少议婚了,他直言不讳地说,一定要娶T.V.宋的小姨子Miss张。他搬出了大道理:“就母亲方面来说,她(他)是我母舅;但从Wiss张那边来说,可和T.V.宋是连襟了,以后办起公事来,顺手便利。”

       由于孔大少在香港树怨树仇,宋霭龄恐怕遭致祸殃,怂恿他离开。一九三九年,他上美国去,所乘海轮过马尼拉时,他正伫立船缆旁,眺望海天一色,群鸥自由飞翔,忽地瞥见干哥哥盛颐升的爱妾魏X,人称“白牡丹”,寒暄之下,形影不离,情意绵绵,要“旅行结婚”,电告母亲。那知宋大姐大发雷霆,必须终止。当时,孔大少对随员侃侃而谈:“老太婆才管不了我的事,撕破了脸,大家都不好看!”

       他到美国进哈佛大学深造,获得经济学博士。当此之时,二次大战胜败明显。中国抗战八年,胜利在望。小孔于胜利后到上海取代外商在中国的经贸地位,并运用中央信托局把国际收割机公司、美商钢铁公司等巨型机构划归设在上海四川路迦陵大楼的托拉斯式扬子实业公司,买进利威汽车公司,将进出口业务、股票、外汇、外币、金银、珠宝一把抓,大至进口钢铁、机器等,下及女人的化妆品、丝袜......。

       时也运也?不知今日的孔大公子为何如也! 

                                                                                                                     (摘自香港《华人》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