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新闻动态   李氏文化   李氏名人   李氏成就   李氏论坛   联系我们  
首页>>李氏文化>>萧山宗祠建筑与传统文化
  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新闻动态
  湖南人口最多姓氏排名 454万人姓…
  开湘状元-李郃
  大陆首富李彦宏和香港首富李嘉诚
  《领湖村李氏宗谱》出版
  清代圣旨现身潍坊或为雍正皇帝亲…
  鹤山桃源镇禄洞村委会李氏祖祠举…
  秦安发现《李氏家谱》孤本
 
 
萧山宗祠建筑与传统文化
  类型:李氏作品 作者:李维松 来源:原创a

萧山聚族而居的血缘村落,一般都建有宗祠,一些大村如楼塔、欢潭等,还建有若干支词。宗祠、支词,俗称祠堂,是旧时供奉和祭祀祖宗的地方,也是宗族议事、修谱、庆典、娱乐的场所。农耕社会里,它是宗族势力与权威的象征,也是凝聚族人、耀祖扬宗的寄托。因此,在血缘村落处于核心地位。如今,宗祠已成了夕阳残照里一抹渐逝的风景,但是那一座座古老破旧的宗祠建筑,却很有值得我们去认识和挖掘的东西。
 
一、宗祠建筑是传统建筑文化的传神之笔 
宗祠作为封建礼制中心,往往是村落中规模最恢宏、构造最考究的建筑。尤其一些殷富大村的宗祠,集中体现彼时民间最高建筑水平,不乏江南传统建筑文化的典范之作。
 
萧山宗祠建筑与传统民居建筑一样,重视宅基选择。就建筑环境而言,宗祠与村落的整体布局、与周围山水自然环境,协调和谐,相处自然,体现了传统建筑对山水自然崇拜的理念。裘家坞宗祠建在村后,依山就势,前低后高,青翠的老虎尾巴岗与恢宏的四合院式宗祠建筑,共同构成村里的“靠山”。峡山头宗祠建在村前濒临古湘湖的田畈中,四周稻麦飘香,祠联云“族居绕胜景看峡山月色湘水波光”,似得山水之钟灵。更有许多宗祠建在村中心,民宅簇拥,巷道通往各家各户,突出了宗祠在族人心中的地位。现在宗祠大都破旧了,但是你去看,无论单体建筑还是整体布局,它在村里还是很美的,美就美在它的“山水环境意识”。
 
萧山宗祠一般取江南民居传统四合院式,四合院象征团结聚气,吉祥如意,宗祠与民居模式相同,使宗祠在族人心中更具亲切感。一般前厅后堂,两侧厢房,中为天井。前厅为过道,建有戏台,后堂作寝堂兼享堂,如吉山宗祠、安山宗祠、紫东宗祠等。有的宗祠三进二院,构制宏大,其不同之处在于二进专作族内议事庆典的享堂,构筑最是考究,挂置祖上各种功名节孝匾额,最能唤起族人自豪感。三进则是供祖祭祀的寝堂,如楼塔宗祠、丁村宗祠、长巷宗祠等。就建筑语汇而言,宗祠一般五架梁,也有三架梁的,抬梁式或穿斗式,考究的前有轩廊、月廊。硬山式屋顶,正脊饰瓦神,马头墙与民居无异。明次间为石柱或木柱,支以圆鼓状石础。戏台有的是突出庭院,三面可观的万年台,歇山重檐,翼角飞翅。这一切构成宗祠建筑既融合传统建筑文化的精华,又迥异于民居宅院的鲜明个性。
 
宗祠建筑的小木匠作颇为讲究,多有精湛木雕构件,使宗祠建筑的文化品位随之升华。轩廊、檐前撑栱及万年台等处,是民间艺匠大显身手之处。裘家坞宗祠前厅轩廊、月梁、雀替、挂落,木雕刀法细腻,刚柔并举,以卷草、祥云、回纹为主构成的画面,显得庄重而又不失轻盈。廊下伸出的八根穿斗顶部,雕刻“金玉满堂”、“长命富贵”八个镏金篆书大字,实属珍稀。吉山宗祠两厢檐前撑栱透雕狮、虎、鹿、猴,辅以松柏梅桃作背景,其状活泼可爱,画面生气律动。自由孔宗祠寝堂檐前牛腿,透雕二位峨冠博带、神情飘逸的文雅儒士,显出孔氏家庙与众不同的儒学沉淀。平阳宗祠万年台牛腿“狮子滚绣球”木雕,与天花、藻井彩绘相得益彰。简言之,宗祠建筑既有整体结构与环境协调之美,又于细微处见精神,通体洋溢着传统建筑文化的古朴气息。


二、宗祠建筑是传统宗法思想和儒家文化的载体
宗祠是宗族象征,也是宗法社会赖以存在的基础,因此宗祠建筑浸透着封建宗法思想和传统儒家文化。
首先,宗祠围绕供祖祭宗这一根本宗旨来设计建造。“孝先”思想鲜明地反映在宗祠的外在形态。正如会郎曹宗祠《禁碑》说,“建造宗祠为先人灵爽所凭”;郎家祠堂《重建宗祠碑记》说,“能孝先者其后必昌”。宗祠一般坐北朝南,寝堂为上,中轴分明,两厢对称,左昭右穆,等级严格,处处突出祖宗的地位。如裘氏宗祠柱联所云:“春祀秋堂世代精神日月光,左昭右穆一门忠气山河壮。”前厅侧门往往额书“入孝”、“出第”,如山里沈宗祠、北坞宗祠等,未入大门已在提醒“孝悌”。戏台一律面对寝堂,据说演戏是给祖宗看的。寝堂、享堂不置门窗,畅对天井,显得高深肃穆,便于祭祀。紫东宗祠额匾“孝思维则”,直接点明“孝”的主题。在这样的建筑氛围里,面对祖宗牌位,香烟袅袅,烛光摇曳,怎不令子孙肃然而生缅怀之情?孝,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如果剔除其中封建孝道和某些迷信糟粕,那么宗祠建筑所承载的孝是可以为我所用的。
 
其次,宗祠的堂号集中反映了传统的人文价值取向。石柱头赵氏为宋室后裔一支,宋室南迁意味着赵氏只剩“半壁江山”,而宗祠堂号“全璧堂”,则有收复中原,“完璧归赵”之意,以慰先灵。马谷周氏尊北宋哲学家周敦颐为先祖,周敦颐有名篇《爱莲说》传世,后裔便以“爱莲堂”作堂号。楼塔“务本堂”、木杓山“崇本堂”,取“耕为本务,读可荣身”之意,教育子孙耕读传家。吉山“奉思堂”、江西俞“永恩堂”、小湖孙“春晖堂”、涝湖“永思堂”,则谕示后代不忘祖宗恩德。王村“尚义堂”、涝湖“崇德堂”、会郎曹“善继堂”、孔家埠“诗礼堂”、华家垫“思成堂”等,则用儒家处世理念,教育子孙崇德尚义继善,去成就一番业绩。
 
再次,宗规祠约体现了传统道德标准。宗祠一般订有宗规祠约,或镌碑,或载谱,具有家族小宪法作用。《萧山李氏宗谱》载宗规六条:“崇祀以笃孝思;数典以陈宗器;礼让以肃家风;和睦以联族谊;赈济以活贫富;告庙以成婚礼。”长巷宗祠乾隆九年《家庙修约》碑,洋洋数千字,从祠产、祭具的管理,到祭礼、祭品的要求,以及对包括族长在内所有族人的道德规范,一一镌刻分明。宗规祠约对传统道德具有承传性,其少数条款带有封建糟粕应予摈弃,多数内容如戒赌博、禁偷盗、重耕读、敬父母、睦邻里、济贫困等,对今天的乡村文明建设仍具有积极作用。

 

三、宗祠建筑在今天的文化价值

1949年后,随着封建宗法制度的摧毁,作为宗法社会象征的宗祠,失去了它原本的意义。一些宗祠建筑先后作过村公务、扫盲班、合作社、大队食堂、合作医疗站、仓库、村办厂等场所,且大都年久失修,风雨飘摇。连朱凤标故里朱家坛宗祠,墙壁倒塌,唯十多根粗大圆石柱,支撑着几片破瓦。可以断言,不用多久,宗祠建筑将在我们的村落中消失。如何看待现存宗祠建筑,它的“残值”是否只剩堆放杂物而已?它有没有值得开发,为我所用的价值?这些,似尚未引起社会各界,包括史学工作者的足够重视。我以为答案是肯定的,宗祠在今天的文化价值,主要表现在:

一是文物价值。这里不说有的宗祠建筑本身具有一定文物价值,现存宗祠虽历经劫难损毁,仍散藏着不少碑、匾、柱联、旗杆石、祭器等,大都可称之为文物。如长巷宗祠有碑10通、匾2块,“云英将军讲学处”学馆石额1块、石祭桌1张,均为清代遗存。其中乾隆九年《重修宗祠碑》,由赐进士出身、文渊阁大学士兼工部尚书海宁陈世官撰文,由赐进士出身、诰授光禄大夫吏部左侍郎常熟蒋溥书丹,由进士及第翰林院侍读学士潭干振篆额,一碑三进士的杰作,殊为难得。峡山头宗祠镌近代著名金石书画家吴昌硕题书柱联两副,具有很高艺术价值。该宗祠前还有9块旗杆石,横倒地边作栏石。其他像吉山宗祠、会郎曹宗祠等,也都祠藏颇丰。一些宗祠的重建碑记,可与宗谱互为充补,是谱谍学的重要石版文章。笔者踏勘过我区一百余座宗祠,发现三分之一以上宗祠有藏品。可以说,现有宗祠是文物的“富矿”。
 
二是娱乐价值。宗祠原本就有娱乐场所的功能。每年春秋祭祀,或年节大庆,请戏班演大戏,族人与祖宗“同乐”一番。现在一些宗祠的戏台仍然完好能用,像沈家渡宗祠,去年春节请民间剧团演越剧《二度梅》。楼塔、大湖头、北坞等宗祠,今辟为老年活动室,老人们下棋、搓麻将、喝茶、聊天、晒太阳,其乐融融。常听一些村苦于没有老年活动场所,若将宗祠腾出来略加修葺,岂不是事半功倍,于宗祠建筑而言,又得到了保护。
 
三是纪念价值。缪家祠堂是上世纪20年代共青团萧山县委召开成立大会的地方,今辟为“萧山青年运动纪念馆”,宗祠便具有革命纪念意义和革命传统教育价值。楼塔下祠堂今辟为“楼英纪念堂”,纪念明代医学家楼英。由此想到,若把山头埠宗祠辟为“葛云飞纪念馆”、大汤坞宗祠辟为“汤寿潜纪念馆”,举凡乡贤名人,有纪念和教育意义的,择其要者,不妨在其故里宗祠建个纪念堂。“化腐朽为神奇”,给古老宗祠建筑注入全新的文化内涵,这也是我们争创历史文化名镇名区、张扬区域人文底蕴所需要的。
 
四是旅游价值。将宗祠辟为旅游景点,本省楠溪江流域的苍坡村、兰溪诸葛村已有成功经验。萧山现存宗祠不乏建筑精美、设施齐全、祠藏丰富、保护较好的。若选择其中佼佼者,稍加修缮,完全可以向游人开放。如吉山宗祠、平阳宗祠,可列入“葛云飞故里游”,让游人领略萧山古建筑、古戏台、古民俗乡风,其人文价值和旅游价值,绝不是投入大量资金新建一个人工景点可同日而语。
 
总之,萧山现存宗祠建筑潜在的文化价值是巨大的,关键要解放思想、正确认识、正确对待,那么宗祠建筑这笔历史文化遗产就会发挥应有的功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