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新闻动态   李氏文化   李氏名人   李氏成就   李氏论坛   联系我们  
首页>>李氏文化>>家史·杂感
  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新闻动态
  湖南人口最多姓氏排名 454万人姓…
  开湘状元-李郃
  大陆首富李彦宏和香港首富李嘉诚
  《领湖村李氏宗谱》出版
  清代圣旨现身潍坊或为雍正皇帝亲…
  鹤山桃源镇禄洞村委会李氏祖祠举…
  秦安发现《李氏家谱》孤本
 
 
家史·杂感
  类型:李氏作品 作者:李永吉 来源:原创a
俺从没写过小说。既然是小说嘛,据说可以虚构。反正是虚构,那俺也即兴来一段吧。有人提议把题目直接改为“老李被骗记”得了,俺没答应,因为不光写了那点事。——题记。
1
俺家三代贫农,可俺家曾是“大家主儿”。
    俺家是多大的“主儿”?俺这么跟你说吧,经俺考证,凡是《宰相刘罗锅》里的“角儿”,好象都给俺老祖宗做过事儿:乾隆赐过字,罗锅写过碑,晓岚撰过铭。
够牛吧?如果您不信,那就算俺在吹皮茄子吧。反正俺吹不交税,你看吹不要钱。嘿嘿。
俺的亲事就沾了俺是“大家主儿”的光。俺是自由恋爱,到谈婚论嫁时,俺还没去拜访过老泰山呢。于是,俺请了俺的领导做媒人,领俺到老泰山家里接受老人家“审查“。到了女朋友家,只见堂屋正面摆放着老式方桌,一旁一把太师椅。俺那老泰山年过古稀(又不信了吧?俺老泰山五子二女,老来得女,又生了俺女朋友)。老泰山请俺领导坐了主客位子,自己坐了另一把椅子,俺就坐在一边的板凳上。五个舅哥或站或坐,加上舅嫂侄子,俺只觉得满满一屋子人,好象要把俺的心肝肺看穿看透一般,窘得俺脑门直冒细汗儿。不过,下面的开场“和谐”得很。老泰山“开审”了,问俺多大,姓什么,哪村人,俺都赶紧照实回过话去。老泰山一下子有了话题,说俺是“大家主儿”,还说当年平祖坟,他还大老远到俺村子看人家平俺祖坟,说什么皇帝埋葬,扒出了什么金子银子。老泰山“说古儿”时有说有笑,面容慈祥得很,让俺悬着的心也放松了下来。于是,俺沾了俺老祖宗的光,很顺利地通过了“评审验收”。说实话,那时俺都不知道他说的俺那老祖宗当过什么官儿,连名字还是第一次听说呢。
还有一次,俺到外地去学习,遇见一位老者,他是俺在外地工作的老乡,听到俺的庄名后,就向俺打听俺那祖宗的事情,还说当年去过俺村,见过那好大好大的坟。
这些事儿让俺觉得挺新鲜,好奇心大增;于是,俺想彻底清楚一下那位祖宗的事情了。回家问大爷二叔们,问俺那祖宗做到什么官儿、做了什么事儿,个个只能说出个一二再说不出三四来,只推说家谱上都记着;问家谱在哪里,说“破四旧”时被烧了;总之,差不多只剩下先祖的名字了。
不过,你可别以为俺的大爷二叔们忘祖,那是有原因的,这原因不说你也明白,——因为文革呗。
2
——如果你嫌俺罗嗦,你可以隔1看2。嘿嘿,好比喜欢听响声的人,可以忽略平时用来打水沏茶的暖瓶,只要别落下瓶胆宣告玩完儿时,那惊人的一声爆裂就可以了。接着往下看吧。
 
而立之年,俺查老祖宗的事情有了转机,也把俺塑成了“家史迷”。
那是一年的初冬,刚落过小雪花儿,地面上好象下过霜的样子。俺带了女儿回老家,见过了父母亲,小女儿直喊出去耍,俺就带了女儿到处瞎转悠,发现在一废弃的老墙边露出一个石角儿,用脚踢去尘土,隐约有字,回家扛来铁锨,挖开,原来是一块残碑,碑上有“纪昀”的落款儿。俺在课本上学过老纪的一篇文章,知道这老纪就是纪晓岚,是名人,于是,俺就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似的,乐滋滋的,以为找到了宝贝蛋儿。
得手“老纪”后,俺开始了淘宝。查史志,找旮旯,功夫不负俺,还真让俺又找出了几件:刘罗锅写的碑,嘉庆首辅董诰写的铭,一本发黄的、据说是俺老祖宗留下来的诗集,俺在网络上查询了一下诗集上那个写序的人,嗨,恩福,长白人,道光时期的尚书呢。原来俺祖宗这么牛啊!
从此,俺像变了个人似的,张口是历史,闭嘴是祖宗,在同事眼里,俺都变成怪物了。不过,俺倒没觉出什么,俺不耽误工作,不影响别人,说浅了俺这是个人爱好,说深了俺这是家族文化,谁敢说俺不务正业?
3
转眼到了新世纪,时过境迁,俺族人也终于从文革中批斗“罪恶的李家”时的惊悸中走了出来。
落叶归根游子意,狐死首丘故乡情。闯关东的回家寻祖来了;逃台湾的回乡祭祖来了;当年开垦北大荒的看家来了;俺那作家族哥的家史新著又出版了……。于是,老人们开始着手修家谱的事情了。俺好象一下子有了大用处,俺“淘宝”的那点老底儿,把俺拉进了老人们热衷的修谱的事情里面。俺又从“家史迷”“淘宝迷”变成了“家谱迷”。
当初俺老祖宗风光的时候,置田产、看穴地;或随自家的田地而搬,或随先人的墓地而迁,俺的族人零零散散,分住在好多村子。为修谱,俺闲暇时跑东庄串西庄,忙活了好一阵子,俺也似乎成了家族的名人儿,大有“天下谁人不识君”的味道了,就像被吹了气的皮茄子,浑身都涨晕乎了。
4
人怕出名猪怕壮。终于,一件事情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瓮是俺的族兄,他是疃亓人,修谱时见过几面。他年龄比俺大,据说当年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虽说了解不是很深,但正值修谱之时,同族面上,说话很亲切,感情热乎乎的,于是互留了电话。
一天,忽然接到一个电话,听不出声音是谁,互通姓名——是瓮。他说找俺聊聊,问俺有没时间。俺没推辞。
他到了,俺赶紧递烟倒水。他很健谈,言语中足见兄弟感情。末了,他吞吞吐吐,说因为出门匆忙,没带钱,现在急着办点事情,先借俺两千元,并说过几天就来还俺。俺赶紧让老婆去银行提钱,钱递到他手中时,他问俺要不要写借条儿,就这点钱,俺哪能让自家人写借条呢!瓮兄笑笑,走了。
到了说好还钱的日子,俺不好意思直接问他要钱,于是只推说问问家族的一点事情打电话过去,俺瓮兄接了电话,说正出发在外,过几天就来。
又过几天,不见人来;再过几天,仍不见他的影儿。时间飞快,却总不见信儿。俺开始有点心凉了,终于忍不住,打电话过去,电话中传来话音:“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连打几天,总是如此;再过几天,总是传来:“移动全时通提醒您,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的声音了。
唉,俺那瓮兄不见了……
俺凉了,呆了,傻了,脑袋就像那吹破了的皮茄子,或者说更像那爆裂的瓶胆,“轰”的一下!
——俺弱智呀!人家拿俺当猴儿耍了!                           
                                                                                                                              

——写此文,只想告诉热心族事的人: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 2011/2/25 20:58:55
查看/发表评论
关闭窗口
 
谷歌搜索
中华饶氏网
中华姓氏大全
网易
百度
天下谱局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后台管理

E-mail:360382865@qq.com 电话:13757557091
地址:浙江省诸暨市
copyright © 2011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 版权所有 浙ICP备17035826号-2 技术支持:天下谱局